欢迎访问:大香蕉在线影院亚洲-大香蕉在线影院迅雷-大香蕉在线影院图片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天魔大法

天魔大法

那日牟平匆匆赶来,却见安柔浑身不着片缕,昏迷不醒的倚躺在浴池的石阶上,心下顿觉诧异。
  当他进入浴池后,便发觉安柔面色潮红,呼吸紊乱,浑身的肌肤都泛着红润的光泽,倘若不是身处水中,那下体蜜穴内流淌出的琼浆玉液,怕也要被牟平看的清清楚楚。
  而宇文明因担心事情败露,早已仓惶逃离了盟主府,牟平得知宇文明失踪后勃然大怒,随后便下令追杀宇文明……
  关于那日安柔是否失身于宇文明,牟平倒也颇为体贴,并未主动提及,反而还多番宽慰安柔。
  往后数日两人皆默契的保持沉默,那日之事好似从未发生过一般,安柔那颗一直悬着的心总算稍稍落下了,只是心中却觉得有愧于牟平。
  此刻的盟主府密室中。
  牟平正在全力修炼天魔大法,此魔功需以深厚的内功为根基方能速成,而牟平拥有六阳体的特殊体质,丹田六倍于常人,内力更是雄厚无比,正好符合了天魔大法的修炼要诀,故而在半个多月前,就将天魔大法修炼至第五层。
  只是不知为何,当达到第五层后,却再难精进分毫。
  如今煞罗的元神依旧极为虚弱,若无海量的内力供他吸取,元神上的伤势在短期内恐难以复原。
  眼看着与安柔的婚期日渐将至,冷凝月作为安柔的师尊,届时必会亲临盟主府,以他们二人目前的实力,断然不是冷凝月的对手。
  再次回想起寒月宫宫主那圣洁不可侵犯的仙姿神韵,以及深不可测的超凡修为,牟平的内心便会情不自禁的生出敬仰与畏惧之感,他甚至有些后悔当初答应煞罗对抗冷凝月的决定。
  此刻冷静下来细想,心头已是诸多顾虑,天仙美色固然好,却也得有命享用啊。
  「嚯嚯嚯……小子,本座知晓你的心思。」
  这时,一缕黑烟自身旁的黑色珠子中飘了出来,只是相较于在魔门总坛之时,此刻的黑烟却是稀薄了许多,仿佛一阵微风就能将它吹散。
  「哦?莫非魔主大人还会读心术?」牟平睁开了双眼。
  「你的心在犹豫。」
  「是又如何?」
  「可惜呀,已经太迟了,哈哈哈……」自黑烟中发出一阵笑声。
  「或许,我还有另外一种选择。」牟平不露形色的回道。
  「你没得选择,因为你修炼了天魔大法。」
  牟平听后思忖片刻,淡淡的应道:「大不了我隐忍些时日,既然寒月宫主在这一年半载内,便将踏入天人之境,我可等她飞升天外之后,再继续修炼天魔大法,届时在这天地之间,我再无畏惧。」
  「嘿嘿……小子,等她突破至天人之境,便会拥有仙元之力,就算远隔千里,她也能感知到你所修炼的魔功,到那时,以她天人之境的仙法神通,弹指之间便可将你灰飞烟灭,你觉得她还会放过你这个魔头吗?」煞罗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幸灾乐祸之意。
  随即又道:「当你做出选择的那一刻,便已经决定了你的命运,这是注定逃不掉的,你只要跟本座合作,本座必会帮你达成心愿,这也是在帮你自己……」听闻煞罗此言,牟平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,尽管他已事事谨慎,却依然着了煞罗的道,事已至此已别无选择。
  良久之后,牟平面露不悦的说道:「要怎么做?」「先助本座的元神恢复至能够凝聚成形的程度。」煞罗说道。
  「近两个多月以来,你已经吸收不少内力,难道还不够吗?」牟平既担心煞罗太弱,无法抗衡冷凝月,又担心他太强,对自己产生威胁。
  「寻常的内力对本座恢复元神的伤势作用极为有限,当年本座可是耗费了数十载的光阴,才堪堪恢复了一成的伤势……只要本座能够恢复一成,元神便可凝聚成形,而你……也需尽快将天魔大法修炼至第八层。」「说吧,要我如何帮你?」牟平直接问道。
  「嘿嘿,这个简单,只需玄阴珠即可。」煞罗回道。
  牟平闻言,顿时心生怒意,不禁暗骂道:这老东西,竟然又在雪儿身上打起了主意。
  随即冷言道:「我若是不允呢?」
  「唉……那本座也只好与你一同等死了,还请陆少侠慎重考虑啊。」牟平此刻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,不悦地说道:「你的元神如此虚弱,连内力都无法强行吸收,又如何能吸取玄阴珠呢?……而我近来修炼天魔大法,也不知何故,总是无法突破第六层,又如何才能达到第八层?」煞罗闻言先是一阵轻笑,随即说道:「天魔大法乃是窃天下之机缘、夺他人之造化以成就自身的魔道功法,若想魔功大成,必先做到绝情断爱、随欲而为……至于本座如何吸取玄阴珠,其实也不难,只不过……」说到此处煞罗停顿了一下,而后才缓缓道出吸取玄阴珠的方法。
  而牟平听了之后,脸上的神情却逐渐冰冷了下来,甚至在愤怒之下,将煞罗的元神封在了魔珠之中,令他不得而出。
  数日后……
  连日的倾盆大雨,此刻正是雨后初晴,空气中弥漫着丝丝凉意,令人倍感舒爽。
  难得遇上如此舒适怡人的好天气,牟平一早便陪着安柔来到后院的花园赏景游玩。两人漫步在这鸟语花香、绿荫蓊郁的园林中已有大半个时辰,此刻在前方不远处正好有一座凉亭。
  「陆公子,要不……去亭中歇息一下吧?」安柔见牟平兴致索然,以为他是累着了,当即关切地说道。
  牟平愁眉不展,似乎有些心不在焉,当听到安柔所言后,只是点了点头,便随着安柔一同往凉亭方向缓步走去。
  安柔自然不知牟平心中所忧何事,只以为他是累着了。
  两人很快便步入了凉亭之中,牟平先行就坐,安柔紧随其后。
  正当安柔准备坐下之际,牟平忽然伸手抓住她的纤臂,一把将其拉入怀中,安柔措不及防的坐在牟平的双腿上。
  她轻呼了一声,正欲轻启朱唇,嗔怪他为何如此唐突之时,牟平的双唇已印了上来。
  「呜……」嗔怪的话语,顿时变成了呜呜声。
  安柔娥眉轻蹙,一脸茫然与紧张,这可是在花园之中,随时都可能会有人经过。一想至此,安柔当即便将双手抵在牟平的胸口,欲要将其推开,挣脱出他的怀抱。
  而牟平觉察到安柔的反抗后,却是不管不顾,反而愈加紧紧的搂抱住怀中的佳人。
  他迫不及待的吸吮、啃噬着安柔那红润的柔唇,粗厚的大舌头轻车熟路地撬开安柔的皓齿牙关,径直钻进佳人的檀口之中,很快便寻到那柔软的丁香小舌,娴熟地勾挑、缠绵,甚至将其含入自己的口中吸吮、轻咬……安柔顿时心跳加速,身体逐渐发热,那双抵在胸口的玉手,好似失去力气一般,缓缓地滑落了下来,安柔不再抗拒,任由着两只不老实的大手,在她那娇柔的身体上肆意地游走……
  许久后双唇分离,牟平目光炽热地看着身前的佳人。
  只见她臻首轻扬,双颊绯红,美眸微闭,两片诱人的红唇微微张开,吐气如兰,性感而粉润的香舌仍停留在洁白的皓齿间,而胸前那两座挺拔的玉峰,则随着呼吸的节拍,不住地起伏颤动,令人无比迫切的想要窥视一番衣内的迷人风情……
  见安柔媚态初显,已是情动,牟平只觉欲火焚身,胯下的大家伙早已不受控制的充血膨胀,怒挺在裤裆之中,似乎随时都可能顶破布料撑脱而出。
  他再一次吻上安柔的樱唇,与此同时,伸手掏出胯下的巨物,龙头高高怒耸而立,紧密地贴合在安柔的俏臀上,就这样隔着长裙缓缓地磨蹭着……一会之后,牟平轻轻抱起安柔的娇躯,将她的身子调整了一个方向,使安柔面对着他,跨坐在他的双腿上。
  随后牟平的两只手悄悄滑进安柔的裙底,很快便将佳人的亵裤褪至臀下,白嫩的臀肉触手可及,滑嫩细腻的触感,令牟平流连忘返,情不自禁的揉捏起来……
  在雪臀上抓捏了一阵后,牟平的双手突然托起安柔的俏臀,并朝着自己的胯部方向缓缓挪动,直至肉棒前端触碰到两片柔软的阴唇……「嗯……」
  敏感的蜜穴玉门与坚硬而火热的肉棒相触的刹那,安柔情难自禁的娇哼了一声。
  娇躯犹如触电般一阵颤抖,安柔的脑海中一片空白,只觉浑身燥热,蜜穴之中生起阵阵瘙痒空虚之感,隐隐的希望牟平能够快些将那根大家伙放进去慰藉一番。
  牟平却顾不上安柔的感受,只是他自己也早已淫欲难耐,便松开了双手,将安柔的俏臀缓缓放下,粗壮的肉棒不断挤进玉洞之中,那两片已然被蜜汁湿润的阴唇,富有弹性地张开,温柔地包裹住肉棒的前端,随着雪臀下落的势头,毫无阻碍的吞噬掉大如婴拳的龟头。
  与此同时,牟平顺势往上一挺,粗长的肉棒进一步撑开湿滑的穴洞,穿过层层肉唇,滑进蜜穴的深处,直捣那最幽深、最敏感的花芯,慢慢的撞击着、摩擦着……
  「啊哈……嗯嗯……」安柔顿时俏脸扬起,情难自抑的呻吟出声。
  随着牟平不断的顶插,安柔那一双纤细的玉臂紧紧地环住牟平的脖子,两座饱满的玉女峰,则贴在牟平的胸口上下挤压磨蹭。
  『唔……那里好胀……被塞满了……这感觉,好舒服……啊啊……又进来了……不行……太羞人了……会被人听到的……嗯唔……可是……啊啊啊……'
  正在放声呻吟的安柔,忽然意识到此刻二人并不在屋内,而是在室外的花园凉亭之中,万一有人从花园经过,必然会听到这连绵不绝的淫声浪语,甚至可能还会窥见她此刻的羞人模样……
  可无论安柔如何竭力隐忍,却仍是抑制不住的呻吟出声来,无奈之下,只好以手捂嘴,尽量遮盖住这一声声的浪叫。
  由于牟平近期一直闭关修炼天魔大法,安柔已有多日不曾与牟平行这鱼水之欢,早已食髓知味的她,身体变得越来越敏感,此刻再也顾不得太多的矜持,只希望牟平将这几日的空虚都补偿给她。
  牟平开始加重加快挺插的力度,跨坐在牟平双腿上的安柔,也跟随着牟平的节奏,主动的扭腰摆臀,起起伏伏、前前后后地迎合着,胸前的衣襟早已凌乱地敞开,一只大手攀在高高鼓起的银白色肚兜上,不住地抓捏搓揉……『啪啪啪……』的臀肉撞击声愈发响亮,粗壮的肉棒,极为有力地在娇嫩的蜜穴中进进出出,时快时慢、忽深忽浅,每一次肉棒撞击到花芯,就像撞击到安柔的心房,令她神魂激荡、情难自抑,对牟平的爱意又增添了几分。
  此刻玉门大开,蜜穴内早已是淫水泛滥、涓流不息,随着肉棒的每一次进出而汁水四溢……
  呻吟声、娇喘声、撞击声、水啧声交织在一起,组成一首淫靡而诱人的乐曲……
  「少……少主……铁爪帮的赵帮主……还有,断刀门的李门主求见少主。」不知何时,一个带刀护卫战战兢兢的站在凉亭外,他低沉着脑袋,眼睛不敢直视前方,言语中尽显紧张与胆怯。
  仍旧沉浸在欲海中难以自拔的安柔,蓦然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,而且还是一个男子的声音,那人似乎就在她的身后……天呐!怎么回事?为何会有人?他听到了吗?他看到了吗?
  安柔此刻的感受犹如晴天霹雳,脑袋嗡的一声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她呆愣了片刻,心跳骤然加速,差点便惊叫出声来……
  「嗯唔……」然而就在这时,安柔却又不合时宜的发出了一声娇媚的呻吟。
  紧接着娇躯一阵颤抖,蜜穴在不断的抽搐,好似小嘴儿般,死死的咬住那根留在体中的大肉棒,不由自主的夹紧、松开,再夹紧、再松开……虽然牟平此刻已停止了挺插的动作,可当安柔觉察到有其他男子出现在身后时,竟在无比羞耻的情绪中,莫名地出现一丝难以名状的快感,正是这奇妙的感觉,令安柔忽然达到了高潮的巅峰……
  在如此不合时宜的状况下,安柔竟然泄身了……此刻若是掀起裙摆,必能看到地面上积起了一滩淡淡的水渍。
  泄身之后的安柔顿觉羞耻难当,恨不得立刻躲藏起来,她紧紧抓住外衣,遮盖住胸口的肚兜,而后惊慌失措的将俏脸深埋在牟平的肩上……牟平见安柔竟在其他男子面前情不自禁的高潮泄身,而后又娇羞失措的模样,那根仍旧坚挺的肉棒,当即也在蜜穴中跳动起来,激射出大量的精液,一点一滴浇灌在蜜穴深处的花芯……
  待缓过神来后,牟平终于开口说话:「告诉他们,我在闭关练功,叫他们三日后再来。」
  那带刀护卫早已心猿意马,不由自主的浮想联翩,裆部已然高高鼓起,在得到牟平的指示后,立刻便慌慌张张的离开了花园,不敢再多瞧一眼。
  当他再回想起来,依旧是恍若梦境一般。他来寻牟平之时,在远处就隐约听见女子的呻吟声,随后便看到少主与安柔仙子在凉亭中欢愉亲热,他纵有色心,亦不敢多窥,正当他要转身退去时,牟平突然向他招手,示意他过去……于是便出现了方才的一幕。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洛水城以北的三百里外,有座小镇。
  宇文明住在镇上这间客栈已有数日,这半个多月来,他多番辗转来到此地,为了躲避牟平的追杀,几乎每隔三日便会换个地方,今日又是到了离开之时。
  这些日子里,宇文明在四处躲藏的同时,还在修炼一门至高的武功『寒月玄功』,那日他自安柔的记忆中获得了寒月玄功的修炼心法,原以为有了寒月玄功,待学成之后,便无惧于牟平。
  可当他练成寒月玄功第一层后,便再也不敢修炼了,只因修炼之时,体内会产生无穷无尽的阴寒之气,那些寒气顺着脉络流入五脏六腑,令他痛苦不堪,若再强行修炼下去,恐有性命之忧。
  宇文明不知道的是,寒月玄功乃是至阴至寒的功法,女属阴,男属阳,故而并不适合男子修炼。
  「他娘的,整天这样东躲西藏,不知何时才能到头。」宇文明自言自语的骂道。
  「可惜牟平那厮武功太高,连韩萧都不是他的对手,可若不除掉他,我就得一直隐姓埋名,苟且偷生……看来也只能如此了。」思虑之后,宇文明终于下定了决心,他要去寒月宫,这世间恐怕也只有寒月宫宫主才能对付的了牟平了。
  宇文明心中有所顾虑,故而才犹豫不决,只是寒月宫主好歹也是世外高人,即便事后发觉他也不是个好人,想来总不会像牟平那般,四处追杀于他吧,权衡之下,还是觉得牟平对他的威胁更大一些。
  做出决定后,宇文明又在客栈休息了一晚,第二日便悄悄离开了小镇……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洛水城,盟主府。
  今日府上来了两位客人,一位是铁爪帮的赵帮主,另一位是断刀门的李门主,两人在三日前便前来拜访牟平,只是那日正巧牟平在『闭关』,府内的护卫则传话告知他们三日后再来,今日算是如约而至。
  牟平特意设宴款待他们二人,还带着安柔一同作陪,安柔本是不愿出现在这种场合的,只是拗不过牟平的劝说。
  他告诉安柔,如今两人的婚期临近,作为他的未婚妻,他希望安柔能以盟主府半个主人的身份,出面招待一下来访的客人。
  牟平说的合情合理,安柔也只得同意了。
  酒过三巡后,断刀门的李门主满面笑容的奉承道。
  「陆公子勇闯魔坛,更是手刃魔头为武林除害,当真是少年英雄啊,我李某人是诚心佩服,断刀门上下定当全力支持陆公子成为武林盟主,这也算是子承父业嘛,哈哈哈……」
  牟平则面带淡淡的笑意,客套地回应道:「李门主说笑了,在下年纪尚轻,在江湖上资历浅薄,这武林盟主之位需是德高望重之人,我陆某何德何能……」这时,铁爪帮的赵帮主举起酒杯,恰合时宜的说道:「陆公子年少有为,武功卓绝,甚至尤胜令尊当年,这除魔之功,江湖上谁人可及,担任武林盟主之位乃是实至名归,我铁爪帮上下亦全力支持陆公子。」「承蒙两位前辈如此抬爱,晚辈敬二位一杯。」说罢,牟平便起身将杯中之酒一口饮尽。
  待大家都喝完后,赵帮主又给自己满上一杯酒,朝着坐在牟平右侧的安柔,举杯道:「叶姑娘真乃天仙下凡,与陆公子是天配良缘,上次初见仙子之时,是在下失了礼数,我自罚一杯,还望姑娘莫怪。」说完后,便一口喝掉手中的那杯酒。
  听闻赵帮主所言后,安柔这才蓦然想起此人。
  当初受陆永鹏所邀,安柔承师命下山,助正道各派除魔卫道。在盟主府时,正是这个铁爪帮的赵帮主向她试探武功,说是讨教几招,实则招招阴狠,专攻她的胸口部位,后来被安柔打的跪地嚎哭。
  初见之时,安柔便对这个形象猥琐的赵帮主印象不佳,此人在第一次见到安柔时,便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淫邪的目光。今日或许是有牟平在场,他瞧向自己的眼神似乎收敛了一些,但依然令安柔感到不悦。
  尽管心有不满,但安柔还是面带微笑的回应了一句:「赵帮主严重了。」这一淡淡的微笑,却令赵帮主与李门主二人心神荡漾,不禁痴痴的看着安柔,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尤其是赵帮主,微张着嘴巴,口中之酒都快流出来了。
  见两人如此无礼的看着自己,安柔面带微怒,却又不好发作,只得将俏脸微微转向一侧,不再理会二人。
  赵、李二人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为了避免尴尬,连连满上杯中酒与牟平互相推杯换盏。
  忽而奉承客套,忽而畅谈天下局势、武林大事,三人聊的欢喜,喝的尽性……
  一个时辰后,赵、李二人已是烂醉如泥,两人趴在桌上呼呼大睡。
  而牟平此刻也已醉酒,同样趴在桌子上,连酒杯都抓不稳了,却依然还在往嘴中倒酒,同时嘴中嘟嚷着:「你们两个……嗝儿……怎么不喝了……喝……大家一块喝……」
  安柔在一旁劝了许久,让他们少喝点,可当时三人正喝的高兴,任她如何劝也劝不住,只得作罢。
  这期间安柔也被三人轮番的敬酒,就连牟平也劝她喝酒,安柔心中虽对牟平有些怨嗔,但终是架不住劝酒而喝了数杯,不胜酒力的她,此刻脸颊泛红,已是有了些醉意。
  安柔起身来到牟平的身旁,她伸手搂住牟平的胳膊,想将他扶起来,搀到附近的客房去休息。
  牟平在安柔的搀扶下,终于站了起来,刚要漫出第一步,却双腿发软,一个踉跄往后跌倒,正巧跌坐在身后的座椅上。
  而安柔由于本身就已有醉意,加之双手搀扶着牟平,此刻一个踉跄,使她重心失衡,身体顺着牟平的方向倒去,正巧倒在牟平的怀中,还险些吻上牟平的嘴唇。
  两人就这样双唇相对,只差一点点便贴上对方的唇。安柔与牟平都顿住了,彼此看着对方的眼睛,感受着对方的呼吸,以及那浓浓的酒味不断催发着情欲的萌动。
  忽然牟平伸出双手,紧紧的拥抱住安柔的身体,随之而来的是双唇贴在一起,情难自禁的热吻起来。
  此刻的牟平好似酒醒了一般,他上下其手,在安柔的背部、腰部、臀部以及胸口不断变换着抚摸的方式,时而轻揉,时而巧抓,或用指尖划过身体上的敏感部位,或捧住安柔的脸蛋深情地舌吻挑逗……
  很快,安柔胸前的衣襟被凌乱地敞开,露出浅色的小肚兜,下身的裙摆被撩至腰部,洁白的亵裤褪至臀下,浑圆丰盈的雪臀显露了出来。
  安柔配合着岔开双腿,跨坐在牟平的双腿上方,朝那根已怒挺在外的大肉棒,缓缓的迎凑了上去,随后将身体慢慢的、一点一点的下沉……「嗯……」吞下肉棒的瞬间,安柔娇哼了一声。
  也正是这一声,令安柔猛然想起此刻并不在房内,而是在酒桌旁,甚至还有两个中年男人就坐在他们旁边……
  『不行……不能在这里……会被他们看到的……太羞人了……』安柔心中既紧张又害怕,她停止了与牟平的热吻,用眼神示意牟平让他等一会儿,待回到屋内再做。
  可牟平却浑然不觉,甚至毫不在意一般,突然间挺起胯部猛的往上了一顶,径直撞入那深幽的花心,而后便缓缓的抽插起来。
  安柔本就已经情欲萌发,此刻仅剩的少许理智,已被肉棒撞击的摇摇欲坠。
  只见她娥眉轻蹙,红唇轻启,控制不住的呻吟起来……与此同时,一缕黑烟从桌子底下的黑色珠子中飘了出来,这缕黑烟在赵、李二人之间徘徊了一阵,随后便钻进赵帮主的体内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安柔与牟平两人已经变换了多种姿势,一直从座椅上来到了圆桌旁。
  此刻安柔就站在桌子的旁边,上衣与长裙已散落在地上,肤如凝脂浑身雪白,只余胸前那一小块肚兜,仍紧紧的包裹住胸前的两座乳峰。安柔的双手及前臂弯折着撑在桌面上,沉着腰、抬着臀接受着身后男子的冲撞。
  牟平就站在安柔的臀后,双手抓住那盈盈一握的柳腰,不断地挺送着胯部,将肉棒无数次的在双臀之间的穴洞中进进出出……连绵不绝的快感自下体蔓延至全身,安柔在心中唤着淫声浪语,甚至偶尔还会脱口而出。
  尽管身心俱已沉沦在淫欲之中,安柔仍是会时不时的抬起头,瞥一眼趴在圆桌旁睡觉的赵帮主与李门主,见他们二人依旧在呼呼大睡,她才稍稍放下心来,开始享受着肉棒每一次撞击所带来的快感……
  一番快速的抽插后,牟平终于在安柔的体内射出了精液,随即将肉棒退了出来,安柔则微闭着双眼,娇喘吁吁的趴在桌面上,静待着下一轮的开始。
  只是半响之后,却发现身后没有动静。
  正当安柔以为要结束之时,身上的双手终于又颤抖着抚上了她的翘臀,紧接着那根坚硬而粗壮的肉棒对准臀瓣间的蜜穴,再一次深入到安柔的体内。
  身后之人好似特别的急切,肉棒刚一进入她的小穴,便火急火燎的猛力抽插起来,臀肉之间的撞击声『啪啪啪啪啪……』此起彼伏,清脆而响亮,比起之前还要更胜几分,好像身后的男子有使不完的力气。
  而那两只放在翘臀上的双手,在安柔的娇躯上开始不断的游走,一只手在柔若无骨的柳腰上抓捏挠痒,惹的安柔花枝乱颤,扭腰摆臀。另一只手则沿着平坦光洁的小腹,徐徐往前,一路抚摸至那两座浑圆丰满的玉女峰。
  也许是觉得那片小肚兜碍事,男子的手来到光洁细腻的背部,轻轻拽住系带的绳结稍稍一拉扯,那片小肚兜终于缓缓的滑落了下来。
  一对丰满的乳球顿时便垂落在空中,随着臀肉冲撞的节奏不住地摇晃着,而乳球顶端那两颗粉嫩的乳头更是娇艳无比,诱人垂涎。
  身后的男子吞咽了一下口水,随即伸手握住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乳球,开始不住地抓捏搓揉起来。
  时而又用两根手指捏住娇嫩的乳头,轻轻的摇曳、或巧捻、或拉扯……如此敏感的部位被那只恶手肆意的亵玩挑逗,惹的安柔忽重忽轻地呻吟着、娇哼着。
  见胯下的美人被他肏的花枝乱颤,男子颇感满足的淫笑了几声。
  而当安柔听到身后男子的笑声后,猛然抬头往前方看去,这一眼可吓坏了安柔,只见对面少了一个人,那个有点胖胖的,面相猥琐的铁爪帮赵帮主,竟然不见了。
  安柔惊慌不已,又赶紧往自己的身后看去,这一回首,安柔只觉天旋地转。
  天呐……身后的这个男人,这个正在操弄着她、玩弄着她的男人,竟然不是牟平,而是那个目光猥琐,令她感到十分厌恶的赵帮主……怎么会这样?为什么会这样?
  ……牟平呢?他去哪了?再往身侧一看,只见牟平此刻竟坐躺在旁边的椅子上,睡着了!!
  「嗯唔……你,你滚开……啊哈……不要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」正当安柔想要转身推开赵帮主之时,这家伙竟然突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而且力度也比刚才更重,使得安柔娇躯发软,只觉浑身酥麻使不出半分气力,只得继续无力地趴在桌沿,仍由着赵帮主对着她的雪臀,一顿狂风暴雨般的冲撞。
  「叶姑娘,叶仙子,赵某人的本钱还可以吧?是不是很舒服呢,舒服的话,就大声地叫出来吧,嘿嘿……」赵帮主一边持续肏弄着安柔,一边污言秽语的挑逗道。
  「你住嘴!……别再说了……啊啊啊……嗯嗯……」安柔刚一开口反驳,却很快又变成了一声声的浪叫。
  「仙子还敢嘴硬,我铁爪帮练的就是爪功,这手上的功夫自然不差,这就给仙子露一手。」
  说罢,便伸手抓住安柔的胳膊,将她提拉了起来,两个雪白的乳球顿时便挺立起来,并且不断地上下跳跃着。
  赵帮主双手前伸,从安柔的腋下穿过,两只大手握住了乳球就开始抓捏起来,忽而双手狠抓十指深陷于乳肉之中,忽而指尖在乳晕上划着圈圈,忽而掌心贴在乳头上反复磨蹭,忽而又掐住乳头富有技巧的拨弄、挑逗……安柔感到胸口异常的酥麻酸痒,甚至令身体上的欲望在不断攀升,于是她扭动着上身,试图逃开那两只魔手,可无论她如何扭动,那两个乳球依旧如故的,被握在赵帮主的手心之间。
  「不要……不要碰那里……唔……放开……嗯嗯……」「恕赵某愚钝,不知仙子所指的那里,是哪里呢?」赵帮主刻意追问道。
  「是……是胸口……嗯唔……」安柔无奈地回道。
  「好,赵某答应仙子便是。」
  说罢,他将双手移开了胸部,安柔又重新无力地趴在桌沿,而赵帮主的其中一只手空闲下来后,又开始使坏,对着身前的雪白翘臀怕打了下去。
  安柔刚松了一口气,忽然听到一记清脆的拍打声,随即便感到臀部火辣辣的疼痛。
  「啊!你……」安柔气的浑身发抖,说不出话来。
  这一次,赵帮主没有理会安柔,而是一只手扶住安柔的柳腰,另一只继续怕打着雪臀。同时胯部蓄力而动,以最快最猛的速度与力度冲撞着安柔的臀部,肉棒以一种近乎夸张的频率在娇嫩的蜜穴中进进出出……安柔感觉要疯了,一边是臀部火辣辣的疼痛,一边是小穴内即将攀上巅峰的快感蔓延至全身,吞噬着她的神智……
  「啊啊啊啊……慢……慢一点……唔嗯嗯嗯……太用力了……唔唔……要坏的……快停下……啊啊啊……嗯嗯……」
  安柔的脑袋高高扬起,臻首左右摇晃,双眸半开半闭、媚眼如丝,娇躯不住地打颤,柳腰翘臀忽而左右扭摆,忽而上抬下沉……「叶……叶姑娘……舒……舒服吗?」赵帮主此刻也有些上气不接下气,但他依然执着地问道。
  「啊啊啊啊……不……嗯嗯嗯……舒服……啊嗯……」由于安柔心中厌恶此人,尽管身体上很想说舒服,可还是倔强地说了个『不』字,只是最终到底说的是:不舒服呢?还是舒服呢?连安柔自己也分辨不清了。
  这对安柔来说已经不重要了,因为此刻的安柔泄身了……尽管她厌恶这个赵帮主,但也无可否认的被他肏的花枝乱颤、欲仙欲死,直至最终控制不住地高潮泄身……
  「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终于……终于把仙子肏舒服了……呃嗯……」当赵帮主隐约听到安柔说出舒服二字,又看到安柔的臀下淫水四溅之时,他特别的激动,特别的满足,瞬间就浑身抽搐,紧接着在安柔的体内射出大量的精液。
 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止,赵帮主站在安柔的身后一动不动,似乎在恢复体力,等待下一轮的进攻。而安柔则依然趴在桌沿,不住地喘息着。
  短瞬的休息之后,安柔恢复了一些气力,只见她突然起身,目光冰冷如刀,脸上尽显羞怒,猛然抬起玉手,一掌拍打在赵帮主的胸口。
  赵帮主的武功本就远不如安柔,此刻措不及防之下,被安柔一掌拍倒在地,嘴角顿时溢出一丝血迹,已是受了不轻的内伤。
  「今日之事,你必须全部忘掉,若是记起一丝一毫,或者敢透露半个字,我必亲手将你击杀。」
  安柔的身上散出一丝杀气,随即出言警告赵帮主,同时拾起地上的衣物披在身上。
  赵帮主感受到安柔的杀意后,心中直打冷颤,只得连连点头,生怕安柔一怒之下将他击毙。
  赵帮主也对自己今日的行为感到诧异,他虽然好色,但不至于如此大胆,竟敢在盟主府,侵犯主人家的未婚妻,而且方才自己明明已经醉酒睡着了,可不知为何会突然清醒过来,然后又鬼使神差般的肏了眼前的仙子,更令他奇怪的是,今日自己的雄风远胜以往,下面那根肉棒似乎变的异常粗长,也比以往更加的持久。
  「滚!别再让我看到。」安柔心中既气愤又羞怒,她实在不愿再看到此人,恨不得他立刻消失。
  赵帮主听后,连忙抓起裤子穿了起来,此事若是被牟平知道,定不会饶了自己,虽然今日种种异常令他困惑不已,但现在也容不得他细想了,还是先离开此地吧,但愿叶仙子不会将此事告知牟平,想来她应该也会保密吧,毕竟此事关乎她的清白……于是赵帮主的心中带着一丝后怕,一丝兴奋,一丝回味……慌乱地离开了盟主府。
  转眼又过去半个多月。
  在洛水城往东数百里外的那片大山脉中,一个青年男子拖着疲惫的身躯,缓步行走在云雾缭绕的群山之间。
  此人正是宇文明,他虽然知晓寒月宫的大致方向,但却并不清楚具体位置,而且还要不断躲避牟平的追杀,故而耗费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才寻到寒月宫的位置。
  在他眼前的百米外,那座高耸入云的细小山峰上,便是寒月宫的所在。
  他坐下休息了一个时辰后,恢复了体力,而后便沿着悬崖峭壁一跃而起,试图飞跃到峰顶。
  只是飞跃到一半之时,有一股强劲无匹的压迫感迎面而来,宇文明顿时不受控制的下坠,好在他轻功也不算差,临近地面之前,在崖壁上借了一脚力,这才缓缓的落在地面。
  宇文明心下震惊,那股压迫感实在太强了,他绝对无法抗衡。
  于是只好放弃了登山,随后他运起内力后,朝着峰顶喊道:「晚辈宇文明,拜见前辈。」
  这道蕴含内力的声音在山岳间回荡,然而峰顶之上却无任何回应。
  宇文明再次喊道:「晚辈有要事求见前辈,事关安柔姑娘。」半响之后,却依然没有任何回应。宇文明心中疑惑,难道寒月宫主不在宫内?
  他不愿就此放弃,又继续喊了数遍,却仍是没有半点回应。
  正当宇文明无奈之下,准备先行离去之时,忽然想起那股压迫感,与寒月玄功的内功极为相似。
  于是他运起寒月玄功第一层的内功,再次飞跃而上,一路忐忑的往上飞去,刚才那股压迫感实在太过强悍,令他在心中生起了惧意,不得不紧张万分。
  不过很快,宇文明便面露喜色,这股压迫感果然没有出现,看来只有修炼了寒月玄功的人,才能毫无阻碍的飞跃上来。
  到了峰顶后,便看到一座偌大的白色宫殿,宇文明逛了好一会儿,却发现空无一人。
  就在这时,自宫殿的后方闪现一道白光,紧接着一道浩瀚圣洁的气息扩散开来。好在这股气息并无攻击性,宇文明却仍是吓了一身冷汗。
  他沿着那股气息的方向寻去,当他越靠近宫殿的后方,那圣洁的气息便会愈加的浓厚。
  终于在宫殿后方的百米外,他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,那白影似乎坐在一块延伸至悬崖之外的石台上。
  宇文明继续走去,终于在距离白影十丈之时,他看清了白影的样貌。
  细看之下,顿时心神激荡,眼睛再也挪不开,不禁暗道:世间竟有如此绝色之人?这难道便是寒月宫的宫主吗?看上去竟是如此的年轻。
  愣神了半响后,宇文明终于回过神来,他继续往前走去。
  就在他距离冷凝月不足三丈之时,突然撞上一道看不见的屏障,那屏障将宇文明震退了十多米。
  宇文明浑身疼痛的跌倒在地上。
  他又朝着冷凝月喊了几声,可冷凝月却似乎毫无察觉,对他没有半点回应。
  宇文明心中困惑不已,不知道眼前这个白衣仙子是什么情况,既无回应,又无法靠近于她。
  眼见天色渐暗,夜幕降临,宇文明干脆就坐在地上,一边休息,一边欣赏着眼前那绝美的仙姿圣颜……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与此同时,在翠峰镇的那座山洞中,传出强劲无匹的剑意。
  紧接着,突然地动山摇,整个山洞在顷刻间倒塌,扬起了浓浓的灰尘。
  ……
  盟主府,正在闭关修炼天魔大法的牟平,感受到这股浩瀚的剑意后,忽然睁开了双眼,不知为何,他的心中竟隐隐生起一丝不安。
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美女秘书床上功夫好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